新2系统出租 新2系统出租 新2系统出租

驰骋过河的“珍珠男孩”

位于北京市延庆区的珍珠泉中心小学位于山口。地处延庆东部深山区,四面环山。从学校到延庆市区约50公里。从2016年开始,学校的课后服务推出了冰雪项目,让这所远离市区的学校的学生们可以滑出大山。姚金晶校长说,因为在珍珠泉乡,孩子们也被称为“珍珠男孩”。

儿童天然溜冰场

这是一所只有34名学生的小学。2021年北京市中小学冰球联赛,一支名为“山立娃”的青少年冰球队就出自这所“珠泉中心小学”的“山中学校”。

2016年,北京申办冬奥会成功后的第二年,孩子们第一次接触到冰雪运动。时任珠泉中心小学校长的延庆区教委体育美容科科长刘殿兴告诉新京报记者,给孩子们引入冰雪教育,不仅仅是因为人申办冬奥会时更加注重冰雪运动,也是靠的有“地”和“人”。

它流经学校东侧的彩石河,距离学校只有几分钟的步行路程。每年12月中旬,河流结冰后,这里就变成了天然溜冰场。

凭借这种先天优势,刘殿兴找到了北京师范大学体育学院退休教师赵继生,希望他能教孩子们冰上技巧。赵吉生爽快地答应了。

“那是一个占地约1500平方米的天然溜冰场。” 赵吉生说,12月中旬至次年2月是河面的“上冰期”,但每次结冰前,都要保持河面的平整度。

冰娃火娃闯关_山里娃冰球队_火娃冰娃闯关3无敌版

凿冰、取水和敲冰块最初是由学校老师完成的。为了修复冰面,学校还制作了简单的倒冰机。“后来我们换成了无极高压水枪,可以清洗汽车,平整冰面的效果要好很多。”

“冰雪运动是学校的一项课后服务项目,学校后来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冰爱班’,希望孩子们能更接近冰雪运动。” 珠泉中心小学现任校长姚金静说,这里离市区很远。孩子们,难得的体验冰雪运动的机会。

“滑冰和飞行员训练一样”

北京延庆39天,气温仅为-20℃左右,正是孩子们“上冰”的宝贵时间。

每个班交给赵继生的孩子不到40个,都是珠泉中心小学一年级到六年级的学生。2016年之前,绝大多数孩子没有冰上运动基础,没有冰上经验。

与成人相比,孩子们更容易学会滑冰。“只要方法得当,孩子滑得好,并不难。” 赵吉生回忆,第一次接触冰面的学生,只需要上四五节课,就能在冰上滑冰。

山里娃冰球队_火娃冰娃闯关3无敌版_冰娃火娃闯关

“但要滑好是非常困难的。” 赵吉生说,滑冰和飞行员训练是一样的。“开飞机的飞行时间靠的是经验的积累,滑冰也靠‘冰时间’来培养孩子的冰感。冰时间越长,越过技术也不难。”

冬季,珍珠泉中心小学的“冰爱课”每周只有两节课,约3小时。暑假,赵继升带领学员们进行旱地轮滑训练。靠着每周的“3小时”,几年前还在冰上摇摇晃晃的大三学生晋升中高年级,已经可以在冰上行走了。优雅地滑行。

2017年,珠泉中心小学还组建了校级冰球队。赵吉生表示,他最初考虑的是短道速滑,但这项运动对冰面质量要求很高,是天然溜冰场无法做到的。我也考虑过花样滑冰,但是对于孩子来说,难度更大,我不擅长。“冰球可以结合速度、技巧、合作,在增强学生体质方面,有一定的运动负荷,只要防护装备到位,危险可以忽略不计。”

“最重要的是,它可以让更多的孩子参与进来,享受团队合作的乐趣,”赵继生说。

不忙于学校事务的时候山里娃冰球队,姚金晶还会在“冰恋班”带着孩子们去采石河冰面。“看到孩子们滑冰,就能感受到他们的兴奋和激动。有时他们会受到老师的表扬,被选入冰球队,他们可以开心很久,他们对滑冰的热情和热情都非常高。”

偶尔身体健康,69岁的赵继升为了给孩子们示范,不得不再次穿上溜冰鞋。这是孩子们最兴奋的时候,这意味着快到老的老师会带着俱乐部和孩子们一起玩。“和孩子在一起,很容易被他们传染。”

火娃冰娃闯关3无敌版_冰娃火娃闯关_山里娃冰球队

“强”运动

滑冰是赵继升小时候学的。小时候,学校的田径课在冬天变成了滑冰课。学校在操场上倒了一个溜冰场,还有一个溜冰场。

赵继生大半辈子都在与体育打交道。年轻时,他练习游泳,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加入了跳水队。1960年代,他又开始踢足球和练习田径。

学会滑冰后,每年冬天,当冰冻的瓷器凝固时,他都会骑着自行车到处转转。白天出门,戴星戴月不回家。当天的目的地通常是北海、什刹海、颐和园、中山公园的冰面。

他喜欢在冰上驰骋,在他看来,这是一项看着和参与起来都很“刺激”的运动。长大后,他和几十个10岁的宝宝一起练习冰球。最吸引他注意力的学生,也是最敢于努力,始终锐意进取的学生。

目前,六年级的李跃和于世龙是该校冰球队训练时间最长的两名队员。长期训练的“冰上时光”让他们在冰场上拥有了年轻学员所无法比拟的气场和主动性。

冰娃火娃闯关_山里娃冰球队_火娃冰娃闯关3无敌版

赵继生很清楚他们的特点:于世龙体质较弱,但滑冰技术全面,学东西快,经常能在比赛中称霸,配合也很好。李跃在场上非常活跃。即使和男生在一起,他也敢于一起为球而战,而且他有一种火热的精神。

赵吉生说山里娃冰球队,他光看李越的背影,要不是头上扎了一个马尾辫,他根本看不出是个女孩子。“冰球就是这样,无论输赢,都要勇敢,要能打,也要打,有团队精神。”

充满激情,锐意进取,重视个人能力,也注重团队合作,即使与胜利无关,也能与伙伴分享经验和喜悦。这也是赵继升和他的老师们为孩子选择冰球的原因之一。

“雪上运动也是教育”

去年5月,北京市中小学冰球联赛拉开帷幕,珠泉中心小学冰球队成为参赛球队之一。这是他们第一次在北京市区与小冰球运动员比赛。

敢于“亮剑”是赵吉生对孩子们唯一的告诫,“不要担心对手,拼自己,输了也没关系。不能怯场,不能退缩打不过强敌就倒下,技术不如人家,我们回来再练。”

山里娃冰球队_冰娃火娃闯关_火娃冰娃闯关3无敌版

孩子们的期末成绩虽然不是特别理想,但赵继升说的都做到了。

在每场比赛结束或练习后,孩子们会将他们的制服或曲棍球制服完好无损地保存在他们的小储物箱中。最早的冰球服是六年前学校购买的,现在大部分还是孩子们穿的。孩子们在夏天穿着冰球制服进行旱地训练时流了汗,每周六和周日他们把衣服带回家洗。

高年级毕业时,这套装备就像是一份“传承”的礼物,交给了低年级的“兄弟姐妹”。

从老师的角度来看,孩子们珍惜冰球装备,热爱冰球,看重学校冰球运动员的身份。

“冰雪运动对孩子来说是可以强身健体的运动,同时冰雪运动也是教育。” 冰雪运动或许无法陪伴孩子的一生,但教育可以。在姚金晶看来,零下20度的冬天,当孩子们的冰鞋穿越冰面时,他们的心和品质也在被冰鞋“雕刻”。这项运动和这种经历比老师教给他们的更多。他们期待更多。

新京报记者田杰雄

源Ph">

更多详细新闻请访问新京报网